• 第一张:世界,你好!

    第二张:如果你真是一份神秘而温暖的礼物,

    第三张:那就请开始一段阳光灿烂的旅程吧!

  • 画好以后,妈妈说,这个小女孩有点像我小时候。

    好吧,那就当做三十多年前的自己吧。

    透过那双刀光般的眼睛,你看到了什么呢?

  • 马里亚纳

  • 致 无尽生涯 - [丹青记]

    2014-09-01

  • 这三张画前后画了1年多,终于以彩鸟收场了。

  •     两个月前开始拼的图,2000片,以为拼好会很有成就感。

        结果进度在差200片的时候嘎然而止,蓝一色的天空,看得我都快色盲了。求助拼图达人无果,看来只能一片一片试。

        算了,它这样占据书房的床都快一个月了,果断明天上胶分块封存,等以后吧,以后有缘分了再续前缘。

  • 懒人的劳作5 - [丹青记]

    2014-08-21

    5、打好底好长时间的采蜜图终于上好了色,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局从伦敦带回的水彩颜色特别鲜艳。

  • 懒人的劳作4 - [丹青记]

    2014-08-21

    4、这是为肚皮画预备的图案,经过投票,鲸鱼胜出,一个月后就画它了。

  • 懒人的劳作3 - [丹青记]

    2014-08-21

    3、想起箱底还有几把未画的扇子,简单构一图,预备夏天慢慢扇。现在夏天快过去了,也没扇过一次。

  • 懒人的劳作2 - [丹青记]

    2014-08-21

    2、去年底画的企鹅和蝴蝶,以前一直不喜欢动物,近来有点兴趣了。

  • 懒人的劳作1 - [丹青记]

    2014-08-21

    其实这一年还是画了些东西的,一直懒没放上来,今天一起了。

    1、2月份给蒲公英图书馆画的小马广告招贴画,熬夜到两点,画得很开心:

  • 一台收音机能派什么用场?早年这东西是个宝贝物件,家家户户备一台,那时候的广播事业也发展蓬勃,听新闻、听天气预报、听相声、听广播剧、听音乐,现在能看的东西那个时候都靠听;自从电视机普及之后,收音机就沦落到只有老头去公园溜弯时才会挂在腰间。现在我说,在某个人的书房里,一台收音机就如同机器猫的任意门,1Q84的高速公路,张无忌的乾坤充气袋,能瞬间带你去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你相信不?

    据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赋,只是经常被深深埋藏无处找寻。我的理解是,大多数人的一生,就是一个寻找自己天赋的过程,而这里面绝大多数是没有寻找到的。如果有一个人,在经历了广告人、电焊工、数学老师、学校教务长、杂志主编,网站总编辑,出版公司出版社高管等等各种看来有点杂乱无章的职业生涯之后,突然变成了一个画家,然后用无数幅画作证明了自己确实是个才华横溢的画家,对于这种敢于去寻找并且还真找到了自己天赋的人,你说我们是该祝福他,还是妒嫉他?虽然我也知道妒嫉是个不好的品德,但还是忍不住妒嫉了。

    我一直存留着少年时代的一段美好回忆,那就是下午坐在课堂上偷看《中国名画欣赏》,天知道当时我是怎样把一本小16开的画册藏在课桌底下且还能翻页的,反正我就是那样以一种微醺的状态如痴如醉地度过了无数个下午。对于国画,我是魏晋隋唐花鸟鱼虫皆泛泛,独喜宋元山水。大石横空扑面迎来,江天一色皎月无尘,小舟渐逝江海余生,重峦叠嶂深山隐迹,当侠客一剑霜寒,豪士挥刀月明,瞬间江湖翻波,这个江湖,只能是存在于宋元山水之中。沧海一声笑于如是月明风霁之所方才显豪气万千,亦是有此暮霭沉沉重雾氤氲方才可两忘烟水里。这种沉醉的感觉在很多年中一直被我反复回味,然宋元之后的水墨已不再是那个江湖。

    然后就到了今天下午,一个顺丰快递来过,我开卷喜泣,多年前让我迷醉的那份气息,它又回来了:挟带着我本以为不可能再现于当代的宋元余韵,化身为我眼前桌上的这本画册,重重地砸回给我一个远离了多年的江湖,直让我惊喜中带着一点失而复得的不自信,然而是真的,松山归来了,林泉归来了,云山乱晓山青归来了,湖上不系舟归来了,月下高人山中隐士,统统都归来了。

    絮叨一通,话回正题,又说回到收音机。是什么让我今天忍不住大发这一通感慨呢?起因是我一个多年的朋友,就是前面说到的那个有着一大堆与画家八杆着打不着职业经历的朋友,六年磨一剑后,摇身一变成了个专攻宋元山水的画家,而他的画,让我惊诧、欣喜、钟爱、钦佩,百感交集,洒落一地。

    “决定待在家里画画那一天,为了让自己能够安静地坐下来,我到离家不远处的电器店买了一部收音机。我把它安放在画案的一头,固定了一个频道,把声音调到中间一点的音量,让它在画室里咿咿呀呀地响个不停。到今天为止,收音机顺着我的作息时间,在画室里响了整整五年。固定的频道,相同的音量,五年中不曾有任何改变。”他在自序中如是说。我开始想象,当这个收音机响起的那一刻,他是如何把自己的才华与刻苦同时放飞,然后用五年的寂寞时光,一一化为张张宣纸上的点点墨迹。好像这个收音机就是一个神奇的开关,在它的咿咿呀呀声中,一个新世界缓缓降临。

    我们总爱说现在的世界太浮躁,好像这样一说,我们自身的浮躁就变得身不由己值得原谅了。而这个朋友,同样生活在这个浮躁的世界,头一天还在和我们一样为了一个kpi而头痛,第二天,他便像高更一样,辞去一个尚算高薪厚职的工作,拿起了画笔。一时不爽辞去工作谁都经历过,如果仅仅只会抛弃过去并不值得称道,除非你能再努力去开创一个新世界,并能坚持到它真正降临的那一天。但往往月亮与六便士,我们常会迷失于自己更爱哪一个。

    我说这么多是为什么呢?只是想让一个已经梦想成真的人更加得意洋洋么?我是个那么热爱锦上添花的人么?当然不是!我也还扎根在那没找到的绝大多数人堆中呢。我只是想说,还没放弃寻找自己天赋的伙伴们,赶紧扔开把你所有整块时间碎片化的手机,关掉随时在你耳边喋喋不休的肥皂剧,出发去寻找你的新世界吧,当哪一天,你的收音机也咿咿呀呀地响起,那我将由衷地为你感到欣喜。

    我很想问这个朋友两个问题:你被自己的画作震惊过么?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知道自己能够画出这样一幅画的?朋友名叫潘二如,画作名《雪江归棹 潘二如山水画集》,如果你也对山水画有兴趣,可以一看。

     

     

    附上朋友小介:

    潘二如,一九七0年生于江西宜丰。一九九二年毕业于宜春师专数学系,后任中学数学老师,次年求职于广东惠州,做过广告人和电焊工。一九九五年加入席殊企业,先后任书法杂志编辑、北京3S习字学校教务长;一九九九年任《好书》编辑,二00一年任《好书》主编。二00三年任卓越网(亚马逊中国)总编辑。二00六年转道图书出版,先后任新经典文化副总编辑、国家外文局新星出版社副总编辑。二00八年辞职,专心从事中国古代书画研究。现为职业书画家。

    《雪江归棹 潘二如山水画集》豆瓣链接: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828730/ 

  • 6月中封存的樱桃酒,今日开封,时隔4个半月,酒味醇冽。浸酒的樱桃已褪去昔日的殷红,变成褐色,但酒渍樱桃的味道也不错。

  • 宅人必备 - [丹青记]

    2013-03-25

    屋不在大,有床则灵;斯是陋室,唯宅人爱。

  • 空谷幽兰 - [丹青记]

    2012-06-24

  • 八声甘州    柳永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俺留?想佳人妆楼顒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 我花七个小时画了幅画,
    切成四份,放进宜家的画框中,
    得意地给家人展示:看,我一天画了四幅画。
    老爸说:早知道你就把画框买小一倍,
    那样你一天就可以画八幅了。

  • 米兰来的包 - [恋物志]

    2011-06-27

    老妈在米兰热情洋溢地给我打电话,
    说我给你买了个漂亮的包包,你喜欢的颜色。
    回来一看,嗯,我才知道我喜欢的颜色是玫瑰红。
    我对漂洋过海的物件总是心存仰慕,即使它有可能是made in China. 放进一只白色的Bambook,很般配。

  • 医生从台湾给我带回印度笔袋,
    她在热气腾腾的红辣椒郑重其事地交给我,
    和局从大英博物馆买回的颜料一起。
    我们仨研究半天也不知道那盒颜料到底是油彩还是水彩。
    所以,我还是用熟悉的颜料画了这只周游过亚洲比我去过的地方还多的笔袋。

  • 去年10月底辞职,11月中去北京,12月中回上海,入职盛大,然后就是天天加班,天天加班,天天加班。。。。。。没有画画,没有拆开我那二十个装书的箱子,没有追我最爱的csi,没有聚众鬼混胡吃海喝,没有周末逛城隍庙,没有天天光顾淘宝,我所热爱的一切都中止了,我的生活哪去了?
    今晚,它终于诞生了,我们辛苦了一个半月的成果,小小纪念一下,聊以自慰:http://www.yzsc.com.cn

  • It's SB! - [糊涂帐]

    2010-09-10

            我没扛住,今天终于和老爸老妈去了一趟SB会。
            早上9点到的,幸好离家只有3站地,不算跋涉,排半小时队后进了大门,原计划玩到晚上10点半闭馆,结果5点不到我们就准备打道回府了。
            怎么说呢,只能说实在是“同一个世界,不同的梦想”啊,这人和人的想法真是差距太大。我并不是失望,我去之前就没抱啥希望,本来我就想不明白,都网络时代了,地球那边发生的事你分分钟都能知晓,还有什么必要象百年前办个万国博览会那样大张旗鼓呢?你若想了解这个世界,你随时可以在网上找 到你想看的东西;若不想了解这个世界,你去了趟SB也仍然一无所知。我只是实在没想到,它会逼得我甚至都熬不到晚上十点半。

            好歹去过一趟,记录几点备忘:
    1、SB人多名不虚传,今天算人少的,30万出头,走哪都是乌泱乌泱的人。50万的时候那不得人踩着人走啊?
    2、有点点兴趣的日本馆、俄罗斯馆、英国馆、航海馆、火车馆一个没去成,都要排2小时以上。
    3、去了一堆不排队或只排队十分钟以内的杂牌馆,名副其实地难看,不是说外形或布置有多糟糕,而是内容的极其空洞,所有表现形式无非照片和视频,我在家看《世界各地》得了。他们不远万里,漂洋过海,带着一段视频和几张照片,以及一个图章而来,这是种什么样的精神呢?
    4、仅我去过的几个馆而言,很多陈列的展品,没看到任何语言的文字介绍,雕像没有、物件没有、食品没有,随便往柜子里一放,是什么渊源有什么用途,全靠观众自己猜。SB组织方就没对参展商作点基本的要求?阿根廷馆花了好几个专柜陈列“艾薇塔”的照片、华丽的衣裙和精美的饰品,却没有一句介绍说她就是大名鼎鼎的贝隆夫人以及她做过些什么(也可能有介绍,不过没有出现在我目所能及的范围内。)
    5、部分国人对拍照的热爱简直出神入化,他们能在任何匪夷所思的地方即兴摆出POSE,比如跳进”禁止入内“的围栏里以贵妃醉酒的姿势横卧在一块平铺的电子屏上,或者站在一面打印得面目模糊的广告画前作陶醉相,或者伫在一堆疑似城隍庙出口的闪亮纪念品前大秀”V"手势。他们见啥拍啥,门口的标牌拍,闪动的投影屏拍,甚至连玻璃柜里的洋酒也不放过,只是,他们什么都不仔细去看。
    6、非洲联合馆里卖的真是非洲土特产么?那些闪闪发亮的珠链真的不是从义乌运来的?美国馆比较实在,商店里所有的商品都印着Made in China.
    7、SB是中国人的SB,没看到几个外国人,不保守估计也不超过50个。
    8、我错误估计了形势,我原计划要拍一些在电视上看来不错的建筑外景,结果发现,以我的技术和设备,再加上风雨交加的天气,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观景点是多么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后来我就连拍照的兴致都没了,什么都不想拍。

    9、远眺了一下美国馆,一晃眼,还以为是国美打的广告:

    10、那些没进去的馆可能有的很不错,不过这个世界上有什么集会是值得你排2个小时以上的队呢?要看屏幕更宽效果更好的视频,不如直接去影院看IMAX;要看微缩的城市景观,我更推荐深圳的世界之窗。
    11、也有几点让我印象深刻的好处,一是园区地面排水做得非常棒,今天连下几场暴雨,园区90%的细砂地面一滴水不积;二是园内公厕容量大、整洁干净,值得所有其它旅游区的公厕学习;三是园区公交很方便,路线及班次都很令人满意。
            然而瑜不掩瑕,对我而言,SB就象一个丑孩子,再怎么打扮,也还是个丑孩子一样,怎么说都没什么兴趣了。

  • 盒子们(2) - [丹青记]

    2010-07-18







  •     上周日去逛宜家,看到一套三个的白盒子,很便宜,5.9元,买一套回来,琢磨应该可以在上面画点画。
        水彩颜料不加水,画在纸上有点油彩的质感,可惜毕竟只是水彩,手上沾点汗去摸都能摸到一手颜色。而盒子不是画纸,使用起来要不断开盖合盖,所以看来只喷点定画液是不管用的,我就又在淘宝买了瓶喷雾清漆,刚才下楼在院子里通通喷一遍,三个纸盒子看上去居然都有点漆器的感觉了。
    它们原来的模样:

     
    现在都出落得有模有样了:
    老大星仔、老二波仔、老三妹仔,排队出来见客啦!




  • 纪念日 - [丹青记]

    2010-06-12

        每种独自的纪念方式

  • 我今天的简餐 - [糊涂帐]

    2010-05-16

    1、自从在开心网上看到说加热后的西红柿和与空气充分反应后的大蒜是两大防癌食品之后,我就更加地热爱这两样我本来就很热爱的食物了,每次做饭总会把它们列为主要食材。题外话说一句,自从我开始大量使用大蒜做菜后,大蒜就开始疯狂地涨价了。
        今天我看到冰箱里已经过期几天的几小盒黄油,就想临危拯救它们一把,一直放在急冻室里应该勉强吃吃还是可以的。无奈中国菜系里几乎没有什么会用到黄油,幸好我想起了上次在萨莉亚吃的法式蜗牛,不就是放点蒜泥、盐、葱和香菇么,这些食材我昨天都买了,没有蜗牛,不要紧,我就做个法式香菇好了,或者直接叫它“蒜香黄油香菇”。成品的味道还不错,和萨莉亚的一模一样。

        本来要做西红柿炒香菇的香菇被分了一半走,剩下的还是撑出一个场面来。芦笋一直是我很神往的一种蔬菜,我觉得,它长得太神气了,从形状到色彩,都显得那么的傲视群侪。紫薯一直据说是个非常健康的食品,老妈说贵阳的紫薯现在都是放在水果店卖,非常不解,难道有人可以生吃?

     

    2、这三菜一汤是上周日和孙永华一起吃的。
        蕨菜是她去婺源玩的时候带回来的干蕨菜,用点肉末和山里红豆豉炒炒,味道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