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0.2:黔灵山
        8年前我初次从北京返回贵阳时曾感叹过:贵阳人早上都在黔灵山,晚上都在宜北町。宜北町是贵阳的星巴克,只是价位更加本土贵族化;黔灵山是贵阳一处风景点,现在已经成为中青老少晨练的风水宝地。两处的人都不是一般的多,宜北町等位是常事,黔灵山则需要排队上下山。

        我小的时候,城市要比现在小得多,那个时候去一趟黔灵山也算是远行。我们每年都会去几次,有时候是清明跟学校去扫墓,有时候是秋日和爸爸妈妈去秋游。
        小学某一年的暑假,我热爱上了游泳,爸爸妈妈就经常在下班后带我去黔灵湖游泳。我在黔灵湖里学会了蛙泳、仰泳和一半自由泳。后来多年不下水,我又已经快退化成一只旱鸭子了。

        每个城市的市民公园,都会有一些人为景观提供给游客拍照。
        骆驼是离贵阳很远的一种动物,我一直觉得沙漠之王是高贵的,当它天天只能站在那儿当一个背景后,还记忆得起大漠上的豪情万千么?

  • 1、9.30:王宅旧事
        阔别两年,贵阳街边的建筑越来越花样百出,唯有这幢离家不到3分钟路程的民国旧宅,依旧契合记忆。
        宅子是民国时期革命家、教育家王伯群先生故居,这位先生寿命不长,只活了59个年头,兴义人氏,据史料估算下来其在贵阳呆的时间可能加起来也不过三、四年,历任贵州省长、大厦大学校董,44年抗战尚未胜利病卒于重庆。
        我的小学三年级至初中六年间,每天上下学均要从这幢宅子旁经过。整个80年代,它都是以一种古朴中透着颓败、精美掩映于尘土之下的形象屹立在护国路西侧(后来因修建机场路,凭空开出一条万东大桥把护国路拦腰截断,王宅的位置就变成两街犄角处了。),我每天从大南门穿过一条小街(我已经遗忘掉这条曾经天天经过的小街的名字),进入护国路菜场,菜场的起始,是一家接一家的小吃摊,路西有锯木末烤的豆腐果,油炸的糖麻圆和裹豆面的酥条,路东有大饼包油条,肠旺面馆子,十岁的我一路闻着各种食物的暖香,储存在嗅囊里慢慢回味着经过了卖小白菜的摊子、卖瓜豆的摊子、卖茄子西红柿的摊子,当空气中传来一阵混合着鸡屎与臭豆腐的异味时,我知道,我已经走到菜场的尽头了,这个时候,王宅会分秒不差地出现在我眼前。
        对于这幢似乎有史以来就一直存在,但夜晚永远不会亮起灯光的宅子,整个80年代,在我的心中都是充满神秘的。它在贵阳这种古老建筑极少的小城市,总是会得到一些关注。从路边可以看到,宅子前面的院子里种着几株夹竹桃,每年都会在不经意间开出簇簇烂漫的红。于是民间就有了一种传说,文革期间,一对夫妇住在宅子对面的小平房里,丈夫被打成了右派,妻子某天为他做饭时,端着碗在盛开的夹竹桃下站了半晌,花粉落入碗中,丈夫食后不久即暴毙。误杀?谋杀?众说纷纭。后来我在书上看到,夹竹桃最毒处当是根、皮、叶,花粉毒性最弱几可忽略,那此说自不足为据。但这个故事却至今留在我脑海中:古宅、凶杀,在孩童的世界里,简直比金庸小说还要更精彩。
        进入90年代后,某一天,王宅四周搭起了竹架子,看样子,是在开始重新整修。当时我已经进入初中,一起放学回家的同学间就开始在不断猜测:要做为文化景点开放了?王家后人从海外回来了(这点纯属凭空臆测,后来在史料上看到,王伯群子女5人,并无远走海外的记录。也许,这幢宅子的主人那时都已经不在人世了。)?这些猜测在班上越传越悬乎,那时全班四五十人,每个人都知道了:护国路上有一幢神秘的老宅子,快有上百年历史了,死过人,现在装修一新,不知道里面有些什么。直到有一天,一位大胆的同学提议:我们去探险吧!
        于是,一个春日的周五下午,我和邵显洁出发了,我们没有跟着大部队行动,两个人单枪匹马的冒险肯定更来得刺激。
        那天的经历已经化为了记忆的碎片,我试图寻找并拼凑出个大概。从现在的照片上看,王宅主体两层,四面有回廊,屋顶上有一个大晒台,屋西南是一圆柱型附楼,装饰以西洋圆顶。那天的我们没有闲情看这么仔细,午后的护国路是宁静的,所有属于市井的喧嚣这一刻都在小憩,我们一路无阻地接近了目标,直达一楼大厅正门。邵显洁摒息伸手一推,门吱一声打开,两人相顾大惊失色:蹊跷!本来我们是准备绕房一周寻个未关严的窗口爬进去,无法想象,探险,居然可以轻易就从正门进入。门既已开,只好硬着头皮往里闯了。
        好大一个厅,雪白的墙,刚油漆过的窗户,天花板上是精致的西洋画,空气中还弥漫着香蕉水的味道。一切都很正常。我们走到旁边的偏厅,看到一道楼梯。楼梯脚有一道小门,打开,是通往地下室的阶梯,黑乎乎看不清楚状况,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放弃,谁知道下面有没有一具白骨等着我们呢。还是上楼吧,有明媚阳光的处所总是少些恐惧。
        二楼的厅更大,卧室、走廊的门都开着,空空荡荡一览无余,看来此次探险是有点平淡了。就在我们失望之余准备下楼时,突然看到楼梯旁还有道小门,推开,有一道窄窄的斜梯,向上尽头处,是一扇五彩的窗,我记得,那一瞬间的阳光被各种色彩的玻璃分离成了炫目的缤纷,空气中的微尘在色彩中荡漾、回旋。窗的边上,有另一扇门。我们轻轻踱到门前,门半掩着,可以看到是一间十平米不到的画室,放着很多已经完成和尚未完成的画,然后,居然,居然还有一个人!一个拿着画笔的男人!我和邵显洁大惊失色,在男人还未向我们发问之前先尖叫一声,狂奔下楼,直接奔入了护国路上的十丈软红,这时候,菜场已经苏醒过来,看着一个老阿姨正在与鸡贩子讨价还价,我的心才算踏实下来。
        这次回去,我穿过万东大桥去吃胖老奶的湖南面,一时兴起,拍了王宅两张照片,照片上的王宅,应该是这几年又再次翻修过的,很象一幢新房子,谈不上好与不好,只是王宅旧人、斗室中画画的青年、春日午后探险的两个少女,俱已成往事了。

  • 色铅笔日记:FOR YOU
        我还是没能为你画出一个快意恩仇的江湖,
        就象这个椭圆的摩天轮一样,
        我甚至不能给它一个符合常规的圆满。

        这又如何呢?
        随它去吧,带着我们独特的形状,
        还有那缤纷的五颜六色,
        很多年后,那个向往的江湖总会在某一张画纸上显现,
        它是你的,也是我的。

  •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晤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王羲之《兰亭集序》
        很久没读古文了,有感。

  • 1、若得山花插满头
        这幅画是照着一张摄影照片临摹的。
        它让我想起一些已经消失在茫茫人海的朋友。
        谁说过,人与人的际遇就象两条直线,
        或者一直平行永不相交,或者相交之后永不再交。
        有时候,我知道你们在哪儿,但也知道,与其相顾无言,不如永不再见。

     


    2、何处是归程
        山抹微云,紫色苜蓿开满山坡,
        带着点流浪的喜悦 我就这样一去不回。
        允许我为你哭泣吧在眼泪里我能自由的飞,
        梦里的日子很多我却开始想要回家,
        在那片青色的山坡我要埋下我所有的歌。

  • 1、色铅笔日记:东单一枝花 
        五年前和LULU逛东单小店,在一家小礼品店邂逅了这枝风车花。
        欢乐时光都过去,我把它从北京带到了上海。
        又是好多年过去。

  •     梵高曾经说:我在内心深处,总是想着要画一家暮色中的书店,有着黄与粉红的外貌,宛如黑夜中发出的光芒。
        这句话也成了“艾略特湾书店”油画明信片的创意来源。
                                   --钟芳玲《书店风景》1999年12月,三联版  P160
     
        很多年前,我常常在暮色中走出或走入书店。
        贵阳的西西弗、西南风,北京的三联、万圣,
        有些日子属于逃课,有些日子我们结伴同行。

  •     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

  • 我开始以为它是红色的百合。孤挺花,这个名儿挺好,象两生花的镜像。

  • 樱花初绽

  • 原谅,前行。
              --谨以此纪念小孃(1956-2008.8.28)
  •     我突然感觉到一阵恐惧,我害怕有一天,我的亲人和朋友,都变成了墙上的一张照片。
        有的人,我相信,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附:与柳小不的对话
    (*)Liu Qiang 
    小孃是谁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我的小姨
    (*)Liu Qiang 
    咋了啊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昨天突然去世了。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脑溢血,才52岁
    (*)Liu Qiang 
    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活到52岁 对于死亡 随着年龄的增长反而越冷静了
    (*)Liu Qiang 
    我觉得人类是有罪的 对这个世界 人生来就是来受苦的 所以死亡并不可怕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我平时是能冷静看待的,但事到临头,还是免不了难过。
    (*)Liu Qiang 
    嗯 会有这个阶段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因为亲人朋友,你都会觉得,你以前应该要对他更好一点。
    (*)Liu Qiang 
    我姥姥去世时我才17岁 那时我觉得她能活到85岁 但她73岁就突然去世了 我那时就明白了 但好多事你还是不知道去珍惜 这就是人的罪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对的,明白,但还是做不到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就象我明白要对父母更好一点,但还是经常和他们顶嘴。
    (*)Liu Qiang 
    人无完人 只要还有自省就好 想想那些更年轻就夭折的生命 多少人都不觉得自己已是 被命运垂青的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你说得对
    (*)Liu Qiang 
    这一代用脑太多竞争激烈 还不知道未来怎样 所以 我觉得日常生活里朋友间多联系多聚聚很重要 但都被日常的琐碎淹没 无奈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我想回北京,离你们近一点。上海象个孤岛。
    (*)Liu Qiang 
    你回来也没用 他们都忙得要死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但愿周末过后,我能参透生死。
    (*)Liu Qiang 
    参透? 看看佛家的书 心做到宁和就好了
  • 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人,有八百万种死法,每一天都有很多的人因各种莫名的原因而死去。
    我的小孃,选择了最快速的一种:脑溢血倒沙发而亡。

    在王叔、小可上班之后,下班之前,旁边有她老年痴呆症的婆婆昏昏沉睡。
    她可能当时只是觉得头有点晕,想在沙发上靠一靠,然后就再也没能起来。

    小孃和我爸妈、二姨他们一行九人相约9.16号去新疆,
    她提前半个月去到另一边,我想这是命,命中注定见不到鸣沙山、月牙泉。

    小孃是妈妈的妹妹,九兄妹中排行老八,今年52岁。
    用妈妈的话说,小孃一生是劳碌命。

    少年失学,早早进了工厂做童工,
    然后嫁人、生子,照顾父母公婆,在正常人的轨迹上活过一轮。

    终于等到儿子立业尚未成家,
    她已急忙忙在人生履历表上填上最后一条:英年早逝。

    我记忆中的小孃,用这几个形容词可以简单概括:
    膀大腰圆、声如洪钟,心无芥蒂、不平则鸣,助人为乐、任劳任怨,
    和悲苦是完全不沾边的,我想她应该是个快乐的人。
    一个快乐的人离开了,走得如此突然,却算得上善终,这也是命。

    这两年,我们身边离开了很多人,我的姑太、小孃,MM的小叔,贾的爸爸,肖的外婆,何的婆婆,李的外公,
    大多是在仓促之间就离开人世,
    他们应该生前都是积了善德的人,才能走得如此清清爽爽,了无牵挂。

    我知道人都是要死的,但每一个亲人的离去还是会让我感到难过。
    老刘说,这是因为我们缺少信仰,
    我们以为人死了就是永远地离开了,而不是去到另一个地方,
    等待着我们也去的那一天,大家会再相聚。
    我愿意相信他是对的,我希望我死去的那一天,没有人因此而感到难过。
    因为,我们终将重逢。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我们死亡之后,将去向何方?黑暗之所还是光明之地?

     

    附:与老刘的对话,谨为记。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说:
    你觉得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大田 说:
    看你是为了谁而生了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说:
    不为谁,为自己。
    大田 说:
    那意义是创造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说:
    心灵的跋涉算不算一种创造?
    大田 说:
    但目的是脱离心灵的枷锁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说:
    然后最后都走向死亡。
    大田 说:
    心灵的枷锁的就是死亡的恐惧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说:
    对自己死亡的恐惧,远不如对他人死亡的恐惧更甚。
    大田 说:
    他人的死亡还是自己的死亡
    大田 说:
    当你连死都不怕了
    大田 说:
    世界就变得无比的宽广
    大田 说:
    你最近是有什么遭遇了吧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说:
    昨天我小姨突然去世了,非常突然。想起这些年我和几个姐妹们去世的亲人,觉得很难过。
    大田 说:
    我说一句你会反驳的话,因为我们没有信仰,所以亲人离开我们的时候就像永远的失去了他们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说:
    昨晚我重看了一遍第六感,亲人离开,只是移位了。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说:
    其实道理都明白,但情感有时候会比较难接受。你经历过亲人离世没?
    大田 说:
    我中学的时候,和我关系很好的四叔离开了我们,我一个人骑了十几公里自行车去通知我大爷
    大田 说:
    回到我奶奶家的时候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说:
    那个时候你是什么感觉呢?
    大田 说:
    他已经被拉走了
    大田 说:
    觉得空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说:
    我还记得我三年级时我爷爷去世,那个时候是土葬,他被放在门板上,有人给他剃头,我看到剃刀划破了他的头皮,但没有血渗出,我想,他一定很痛很痛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说:
    我同意你说的,我们没有信仰的土壤
    大田 说:
    上大学的时候,我二舅出车祸去了,他真的是个好人,出事的时候,他把车里另外一个人推出车外,自己和车掉进了沟里
    大田 说:
    当时是我妈电话我的,我相信他们比我更难过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说:
    是的,我妈妈现在很难过。其实有时候,亲人离开,感觉更多的是愧疚,我现在回忆,我都想不起和我小姨最后一句说的话是什么了,她活着的时候,我也没有好好的对待过她。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说:
    我们要好好活着,建立起自己的信仰。
    大田 说:
    我想说的也是这个,你会感觉愧疚,那是因为你心里他或她已经变成了影子
    大田 说:
    我把我们的对话放进了博客,希望留个纪念,你不要介意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说:
    好的
    颜回乐:小孃一路走好  我们不知缘何而生,唯有死亡是必经之处。 说:
    我也想留个纪念
    大田 说:
    好啊

  • 1、小意达的花

     

    2、世界的尽头

    船有五桅,出海而遇大鲵。
    山有五棱,至天际而忘返。

     

     

  • 1、可名:马连道谢了黄黄的油菜花,跟我去擂鼓墩看吧。 

    2、星空之上,苍穹无垠 

    3、MM的新名片

  • 1、送给Janice,希望你喜欢。

    2、四朵各怀心事的花

     

  •     老爸说,轮胎可能是国产的,所以有点歪。

  •     胡颓子 别名半春子、甜棒槌、雀儿酥、羊奶子,学名E.pungens,原产中国。
        胡颓子为大型常绿灌木,株高可达4m,侧枝稠密并向外围扩展,枝条上有刺,小枝褐色,上面被有很厚的银白色鳞片。叶椭圆形至长椭圆形,长5—10cm,互生,先端渐尖,基部圆形,边缘呈波浪状扭曲。幼叶表面有鳞斑,以后变得平滑并出现光泽,背面也有银白色的鳞斑,以后变成淡绿色。
        胡颓子的花着生在叶腋间,每腋着生1—3朵,花期9—11月,来年5月份果实成熟,果熟后呈红色,形美色艳。
                                                           --摘自《全国中草药汇编》

  • 1、什么时候才能去开一家小店呢?卖点啥都行。

  •     今天和老爸老妈去福州路,发现上海文化商厦真是一个好地方。
        一楼琳琅满目陈列着无数我现在还弄不清啥是啥的绘画颜料,差不多都是进口的,非常之贵。一支德国进口的色铅笔要10元以上,据说型号达到XXX可以保持100年不褪色。沉思良久,没舍得配齐48色,再画一阵再说吧,好鞍得配好马,嘿嘿。
        二楼很多打折书,有的折扣低达2折,不少摄影、绘画类的图册就显得非常划算了。

  •      阳台上晾着老妈的裙子和睡衣,书柜下面是我给她买的BROTHER缝纫机,过几天她就要带回贵阳了,留此存照。 

  •    噢,我什么时候才能把一个圆画得象圆啊?我决定去买一个圆规。谁见过椭圆型的摩天轮?
       把儿童水彩盒里除了黑白以外的颜色全部都用上了。黄色黄得很正,其它颜色浅一些也就无妨了。

  •      住宅窗外是小木桥路,一路往南是零陵路、中山南二路。与零陵路的交界处,有一家博盈假日酒店。
         树木画不好,还要加紧练习,寻找一套神似的笔法。
         给远处加了两抹山色,上海一带是不怎么见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