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画好以后,妈妈说,这个小女孩有点像我小时候。

    好吧,那就当做三十多年前的自己吧。

    透过那双刀光般的眼睛,你看到了什么呢?

  • 懒人的劳作4 - [丹青记]

    2014-08-21

    4、这是为肚皮画预备的图案,经过投票,鲸鱼胜出,一个月后就画它了。

  • 宅人必备 - [丹青记]

    2013-03-25

    屋不在大,有床则灵;斯是陋室,唯宅人爱。

  • 纪念日 - [丹青记]

    2010-06-12

        每种独自的纪念方式

  • 年复一年 - [丹青记]

    2009-08-13

     

  •     我花两个晚上,干了一件让老爸和MM惊诧的事:又画了一幅向日葵。
        我也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沉迷于这15朵花。

        看着它们一路走来,还是蛮有乐趣的:
     

     

  • 朱同学,我的小学同学。
    83年秋季的第一天,我俩相识在甲秀小学六(1)班,
    九年后,贵阳二中高一(3)班再次重逢。
    同窗八年,留在记忆里的似乎只有当年在圆规威逼下,
    背不出BEYOND四子仓惶逃窜的你。

    一转眼就是大学毕业,大家各在中国的两端,
    我从贵阳去了北京,你从北京回了贵阳。
    又是几年过去,当你决定从深圳去北京工作时,
    我和贾同学奔走相告:朱同学要来啦!

    有朱同学在的日子是比较有趣的,
    他会时不时在MSN上问你:今天吃了没?
    每次组织活动,他必然不缺席,
    你不开心时还可以胡乱损他几句。

    后来,我离开了北京,
    朱同学仍然有机会就去何姨妈家蹭饭吃。
    并且坚持不懈地在MSN群里问候大家的饮食情况。

    现在,朱同学在离雍和宫很远的地方买了一套房,
    一向不大方的他居然想出一个因陋就简的办法,
    请贾同学帮他创作一幅可以挂在厨房的画。
    贾同学不得闲搭理他,于是活儿转到我手里。

    朱同学的画,当然得画,
    画得再差我也要画,画得再差你也得挂着。

    本来嘛,25年,差不多就是小半辈子了,人一生能有几个25年?
    我想我这一生很难再有一个25年感情基础的同学了,
    所以决定:朱同学,我尽量以后不再欺负你了,并且还要对你好一些。

  • 03年12月30号突闻梅艳芳死讯时写下的旧文,今天看到这幅画,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她。5年了,小纪一下。


        如花终随了十二少,离开这个纷纷扰扰的红尘俗世。
        还是没能熬过这一年,还是没有如愿以偿地把自己嫁出去。
        那一天哥哥离开,曾戏言下一个可能就是芳姐,未料一语成谶。
        那么多的男人,有名的、没名的,真情的、假意的,都头也不回地做了过河卒子,宛如一阵过眼云烟,集体地成了她生命中的过尽千帆。
        记忆中,这个女子的影象是定格在如花、曼璐身上的,就如同记忆中的哥哥永远走不出程蝶衣和欧阳峰的影子;记忆中,这个女子的歌只得一首,似是故人来,曾是我听磁带的日子里一首歌的回忆,正面反面,翻来覆去地听,当时固执地以为,这是唱给翁美玲的。时光不过流逝了一个轮回,却已经有好多好多陪伴过我们一起成长的人都可以让我回想起这首歌悠扬的调子了,现在,也包括了歌者自己。
        病逝终比不上自杀来得惊心动魄,后者是一种对待生命的尊重,前者只是无柰而已。当日哥哥弃世,一时惊恸,本非他的拥趸,却在这一跃之后顿悟:过后仍旧在人群之中奔奔波波,忙忙碌碌,但内心知道,有的东西已经不一样了。今日一早打开手机,是两条短信:“梅艳芳凌晨2点死了,太难过了。”、“今年是什么年啊!梅艳芳也死了。”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一路也如做梦,直到走进公司,人声鼎沸,再没有比死掉一个名人更热的新闻、更大的卖点了!是的,打开电脑才想明白:梅艳芳是死了,这是一个事实。机械地在库存商品中找寻和她有关的东西,就算是没有,相关的也行,只要有卖点就好。忙碌过后,又再想起:她终究是去了。痛总是渐渐漫上来的,或许不能叫做痛,只是一种飘忽的伤感。痛是很久很久以前,那个叫黄家驹的歌手离开的时候,突然觉得整个世界就这么空了,一切都随他而去了,流过泪,经过了痛,然后终身免疫。
        那些曾被长辈目为追星少年的不良纪录,其实只是我们这一代人成长的记忆:这些人,如师如友,如影随形,我们听着他们的歌,看着他们的电影,在歌声与影象中一年年地经历着求学、恋爱,毕业、失恋。如同记忆,他们将永远行在我们心的最深处;如同成长,他们终有一天会与我们相互离弃。
        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早知道终有一日她会先我们而去,只是没料到这一日来得如此快。
  •     梵高曾经说:我在内心深处,总是想着要画一家暮色中的书店,有着黄与粉红的外貌,宛如黑夜中发出的光芒。
        这句话也成了“艾略特湾书店”油画明信片的创意来源。
                                   --钟芳玲《书店风景》1999年12月,三联版  P160
     
        很多年前,我常常在暮色中走出或走入书店。
        贵阳的西西弗、西南风,北京的三联、万圣,
        有些日子属于逃课,有些日子我们结伴同行。

  •     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

  • 樱花初绽

  • 1、小意达的花

     

    2、世界的尽头

    船有五桅,出海而遇大鲵。
    山有五棱,至天际而忘返。

     

     

  • 1、可名:马连道谢了黄黄的油菜花,跟我去擂鼓墩看吧。 

    2、星空之上,苍穹无垠 

    3、MM的新名片